极劇穿譂

是鱼骨。
非常不精致,主要搞oc的。
混的坑er:脑叶(主)/钢炼/底特律/漫威,一般不是太冷的我都有了解(差不多
最近重温了神秘博士!!我超喜欢神秘博士的!!喜欢的小可爱欢迎来找我!
拒绝d5十分抱歉xxx
喜欢在这里发点很难看的儿童画和原创文,吃了我oc我们就是好姐妹了。
还喜欢发自己拍的的直男照片,不会拍人)
很喜欢跟别人聊天,有这个想法请来找我非常
感谢!
最后感谢那些给我评论的小可爱们我爱他们!可以的话请多多........
喜欢所有喜欢我的画的人
门牌号:2833203503
加了我qq可能获得(小概率)被我疯狂安利自家oc
可以的话请和我说话!!谢谢天使们!
我杀d5ky全家,谢谢。

是我的崽们,是弗朗纳(?

Parjack明明很热为什么这么冷。

(拟人注意)
是给朋友的签绘!!
假的白夜,真的难画。
刚刚发错号了11511

系猫咖,还有很多儿童画。

食腐 ——[ 1 ]

是oc,一点中二病产物。
一个人眼中世界的概括,或者是杀人清单。总之是一些很没意义的故事。
我文笔极烂,剧情完全没逻辑性,基本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剧情完全偏私于某人并且有大量三观扭曲的描述以及包括性暗示的r15描写。对此十分抱歉所以跟我不熟的小朋友我别看了我还想靠摸鱼招粉的。)



[ 娱乐性欲望如何死在谬论下 ] 《一》



不管怎么说,仉泽还是很讨厌这种自己起床气泛滥的早上在睁开眼前就闻到这种奶香味。


就像是谁不小心将未搅拌成形的奶油泼在充满灰尘与腥臭味唾液的水泥地上,给这些本来是属于美好那部份的香气强行染上腐烂过度且微微泛着让人联想到烂黄色的烟酸味。这样总是会......应该说让人感到不快。


仉泽艰难地抽出熟睡时不幸被压在自己后背的右手,又将同样被压在身下的床单猛地往自己身上扯了一点点,只有稍微那么一点。然后又把身体极为缓慢地以拖泥带水的形式挪到墙壁那边,同时带着沉重的摩擦声。


仉泽发现自己在刚睡醒的早上动作是显得越来越艰难了。


然而这张床显然是经不起她这样折腾,在那块锈得不成样子的金属块开始肆意拉起二胡时仉泽烦躁得几乎想一脚踹穿身下硬到害她背部有着长期酸痛的铁板。突然心里一凉转头在余角瞄到起床气点爆式杀伤性炸药已经攥紧了棉被开始频繁换气,最后还是默默决定老老实实裹紧同时充当着自己被子的床单。


嗯,不要做这种事去刺激自己。


仉泽看了眼木桌上摆放整齐的白色小药瓶时这样想到。


仉泽努力将脑袋往前伸好让那些棉絮不去挑拨自己的鼻子顺便妨碍她的呼吸。将右手搭在眼睛上并没有让她感受到想象中处于完全黑暗的宁静反而让右手多出一份酸痛感,在一段这种持续在床上来回类似磨豆浆的举动后自己终于决定支撑起里面附着那根脊椎骨已经刺痛了许久的后背。


仉泽一直没有改掉以始终被队长嫌弃的姿势撑着周围的床架爬到储物柜前的习惯。

自己趴着柜子前乱翻了一会后才从里面翻出她的牙杯。仉泽的柜子里所有东西都总是会散发出一股塑料与肥皂混合的味道,虽然不坏,但仉泽还是经常会想念着曾经充满了洗衣液的熏香和搁置在餐桌上冷却的饭菜混杂在一起让人安心的气息的地方。


......话说那块没吃完的蛋糕去哪了?


嗯,它在垃圾桶里和那些鼻涕以及烟黄的痰混在一起了。


昨天是谁带回来的?


我们什么时候条件优越到能买这种奢侈品……


说实话,这里没有一个人喜欢吃蛋糕,全部都是一群蠢货为了追求那些所谓的神圣感,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玩意?前几天藏在床底下的书也被没收了......


来过这种宿舍的也没有一个好东西,换宿舍的时候也是。以往住在这里的男生什么都不会给你留下,唯一可能性就是打开抽屉时发现一坨已经开始发霉的水果皮和捏成一团硬塞进里面并开始黏在抽屉木壁上的烟。那些钢片为什么不是用来割烂他们让黏液四处排挤的喉咙而是要我们忍着恶心用来削掉黏在抽屉里的污渍?我恨宿舍交换 ,真的。


这里没有一个人爱吃蛋糕,她敢保证,包括濂。


濂会在早上七点半......反正是宿舍里大部分人都还在睡觉的时候跑回宿舍。与多数人相比她比较喜欢在夜间出校,或者说她只是喜欢不带着队友出行,哦,她认为这么做能摆脱大部分想和自己组队的人。没有谁会喜欢犯神经选择在凌晨两三点带着把自己折磨得半死的睡意去执行对自己性命至关重要的任务。


"我回来了!话说你们谁知道302的档案表是谁上交的吗?"


濂脑子里拿来记事的部分似乎不怎么好用。不管过多久她还是会踹开宿舍门用着标准大妈骂人的音量在宿舍里瞎嚷嚷,并做出在他人眼里几乎是自杀行为的举动。


"嘿云毂!你知道上次我们一起去领任务的时候看到谁了吧!嘿,嘿!别偷懒了快起来!"


全世界肯定没有第二个人敢在云毂睡得最开心的时候踢她的床,同时还说着云毂最恶心的词汇。我他妈偷懒关你屁事......不对,睡觉时间的长短在云毂眼里与偷不偷懒没什么关系,反正她总会有一堆你觉得很没道理却无法反驳的言论。


"你他妈要是敢再动我一下我就把你的心脏从肛门里拖出来。"


足以与骚扰者匹敌的音量,以及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


哈哈,太有意思了。


嘿,看到没有,为了远离吵她睡觉的傻逼云毂她甚至愿意再接近一点挂着零零散散的蜘蛛网和灰尘的墙壁。明明不久前她还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说着她有非常严重的洁癖。


说真的,她说那句话的音量精神到绝对没有人认会为她很困。如果你现在越过她背着你的身体你甚至能看到一张紧皱着眉头的脸。"哈!你在装睡呢!"绝大部分人都会在这时笑着用力拍拍她面朝自己的后背,然后说出这句半睡半醒的人听了都不会太开心的话。


哦,嗯,然后我就能看到那个人肿得跟他的肛门一样的脸去支部报到了。


所以实际上她还是很有精神的对吧?


但说实话云毂也是个绝对的白痴,这种说着很恐怖但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威胁对濂没有任何用处。谁都知道濂的脸皮比宿舍墙壁还要厚!(虽然宿舍墙壁确实不厚)除非让濂的注意力转移到更重要的事情上,不然云毂直到从床上离开她整个早上都只能睡在这个模拟按摩机上,很明显啊,对吧?明明是谁都能明白的道理。

啊,话说回来。


我是不是该出门了。


仉泽扯下她挂在衣架上的棕色皮质外套,在她反应到自己的力度对这件衣服来说过于粗鲁的同时,宿舍的门被关上了。

系孩子们的涂鸦,很雷很雷。

看到这个人了吗,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爱他们,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八百避役蹦北坡:

画个鱼总。小男孩真好。吸吸。

本来想在旁边加南瓜【南桑和瓜子x】但是我极限一小时摸累了所以没有变成南瓜鱼x

送鱼总做头像x

 @鱼树酒